因虫致病 古代中医对虫患治疗方法考究 寄生虫致病机理

发布时间:2016-11-22 来源:编辑:周兴 作者:中药材

  中国古代解释病因的理论资源非常丰富,这体现了古人如何思考人身与天地万物之间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古代疾病观不仅仅是一个医学问题,也是一个历史课题。近年来历史学界介入医学史研究,立足于晚近公共卫生、卫生、疾病、传染病、细菌致病说等问题做了大量探讨,但仍缺乏对中国古代因虫致病说的系统整理,而传统典籍中的“虫”更是成为晚近时人接引细菌致病说的津梁,因此有必要回到中西医不同致病学说冲突与融合的前夜。鉴于此,本文旨在从史学角度分析中国古代因虫致病说的理论内涵,以求教于方家。

  一、作为博物学意义上的虫

  古人对于“虫”的理解,当分置在不同历史时期知识和文化之下,含义则是千差万别,可以粗略分成作为博物学意义上的虫、作为巫术的虫、作为病原的虫几种类型。早在《山海经》中就有多处提及虫,例如“又北三百里,曰神囷之山,其上有文石,其下有白蛇,有飞虫”,又如“又东二百三十里,曰荣余之山,其上多铜,其下多银,其木多柳、芑,其虫多怪蛇、怪虫”。由此可见,蛇与虫同时出现在文本中,虫与蛇的形象从一开始便置放在一起论述。查字书所载,虫古音同虺。

  《说文》:“一名蝮,博三寸,首大如擘指。象其卧形,物之微细,或行,或飞,或毛,或蠃,或介,或鳞,以虫为象,凡虫之所属皆从虫。”从许慎所指可知,虫作虬,形似蛇,含行、飞、毛、蠃、介、鳞等物,即《尔雅》所释:“《说文》虫者,裸毛羽鳞介之总称也。”清代《康熙字典》有云:“说文、玉篇、类篇等书,虫、蟲皆分作三部,截然三音,义亦各别,字汇、正字通合 蟲二部,并入虫部,虽失古人分部之意,而披览者易于查考,故姑仍其旧,若六书正伪,以为虫部即蟲省文,则大谬也。”

  也就说,在《说文解字》中,“虫”与“蟲”是音义不同的两个字,“虫” (专指一种蛇),即“蝮蛇”“蟲”指有足的昆虫,而《尔雅》释虫篇则论道“有足谓之虫,无足谓之豸”。有无足肢成为分别虫、蟲、豸的标准,虽然关于“蟲”何时简化为“虫”,以及“虫” 的古今音义变化问题均难以精确考证,但从《尔雅》目录来看,虫与天、地、丘、山、水、木、鱼、鸟、兽、畜等诸大类并存,这表明虫是分别芸芸众生的重要名目,而这种认识也就构成了中国古代博物学中虫类得以存在的文本依据。

  到了唐代,虫与豸汇同一部,分列蝉、蝇、蚊、蜉蝣、蛺蝶、萤火、蝙螎、叩头虫、蛾、蜂、蟋蟀、尺蠖、蚁、蜘蛛、螗蜋等子目,但亦有以 “鸟部鳞介虫附”之名目总论万物的做法,含凤、鹤、鸡、鹰、鸟、鹊、雁、鹦鹉、龙、鱼、龟、蝉、蝶、萤等物,由此可知,唐代对于虫的分类并没有明确的边界。宋代是中国古代博物学的繁荣时期,此时既有将万物分立二门之举,即草木花果门和虫鱼鸟兽门;也有将昆虫分为七类的做法 [8],还有将虫分别为鳞介与虫豸二部,与疾病部并立。此外,还有飞鸟、走兽、虫、鱼之分,亦有以“杂虫” 之名简而论之,甚至有虫门独列,不与其他类目相合或相分,分列蚁穴、壁鱼、白蝙蝠、濡需、埳井蛙、守宫、醢鸡、水蚕等子目。金时并无新发明,基本沿袭宋时《事物纪原》的分类法,别为花竹木植门与禽兽虫鱼门。

  明清时期以《本草纲目》为代表的著作,对于虫的分类更加系统,虫与疾病的关系也更加明确。该书收药品一千八百九十二种,其中昆虫类占有一百零六种,称为“虫部”,并有一总序详论之,节略如下:虫乃生物之微者,其类甚繁,故字从三虫,会意。按《考工记》云,外骨内骨,却行仄行,连行纡行,以脰鸣、注鸣、旁鸣、翼鸣、腹鸣、胸鸣者,谓之小虫之属。其物虽微,不可与麟凤鬼龙为伍,然有羽毛鳞介倮之形,胎卵风湿化生之异。蠢动含灵,各具性气。录其功,明其毒,故圣人辨之。况蜩范蚁蚳,可供馈食者,见于《礼记》;蜈蚕蟾蝎,可供七剂,载在方书。周官有庶氏除毒蛊,剪氏除蠹物,蝈氏去鼃黾,赤犮氏除墙壁狸虫蠼螋之属,壶涿氏除水虫狐蜮之属,则圣人之于微琐,罔不致慎。学者可不究夫物理而察其良毒乎?于是集小虫之有功有害者,为虫部,凡一百零六种,分为三类,曰卵生、曰化生、曰湿生。李时珍认为,虫具有“微”与“繁”两个特点,故虫与蟲可以通用。

  较之以往诸书,李氏提出虫分三类,即卵生、化生、湿生,这点与以往诸分法完全不同,即不再仅按照虫的形体划分,而是按照虫的繁殖方式进行再分类,并作“功害”之别。但此时期也有人不做细分,如徐炬将虫部单设,开列六十二种。以上便是古代虫的博物学意义,与此同时,虫还与古人的身体发生关联,成为解释病因的重要论据之一。古人相见,常会寒暄一句“别来无恙”,这句问候语至今仍被广泛使用。所谓的恙起初并非指病,而是指虫。“恙,毒虫也,喜伤人。古人草居露宿,相劳问曰:无恙。神异经去北大荒中有兽,咋人则病,名曰 , 恙也。

  常入人室屋,皇帝杀之,北人无忧病,谓无恙。”也就是说,在逐水草而居的上古时期,古人通过互相询问“无恙”来传达对人身的关怀。先秦时期,赵威后曾问齐使:“岁无恙耶?王亦无恙耶?”东晋顾恺之曾与殷仲堪践行,询问“人安稳,布帆无恙”。“《苏氏演义》亦以无忧病为恙。恙之字同或以为虫,或以为兽,或谓无忧病。《广干禄书》兼取忧及虫,《事物纪原》兼并取忧及兽。《广韵》其义极明,于恙字下云忧也,病也,又噬虫善食人心也。于字下云 兽如狮子,食虎豹及人,是 与恙为二字合一之神异经诞矣。”

  二、医术与巫术之中的虫

  如果说肉眼可见的毒虫很早开始便是古人解释疾病的重要根据,那么作为实体和概念的虫则是古代宗教、医学、巫术等领域解释疾病的重要理论资源。中国古代即有虫积胀、虫入耳、虫痫、虫疰痢、虫斑、虫积、虫瘕、虫兽伤、虫心痛、虫病、虫积腹痛、虫疥、虫兽螫伤、虫牙痛、虫病似痫、虫积腹胀、虫渴、虫痛、虫胀、虫齿、虫积经闭、虫瘤、虫吐、虫痔等病名或病证名。此外还有大量以虫字为偏旁部首且与疾病相关联的汉字,如虫与“痋”,《说文·疒部》“痋,动病也。

  从疒,虫省音”,后经段玉裁注解,“痋即疼字”。《神农本草经》有云“白薇,味苦平,主暴中风身热肢满,忽忽不知人,狂惑邪气,寒热酸痋,温疟洗洗,发作有时”[17],又有《图经衍义本草》认为“犀角,味苦、酸、咸,微寒,无毒,主百毒虫痋,邪鬼瘴气”[18]。另有《灵枢·上膈》所载:“人食则虫上食,虫上食则下管虚。”此处显然说的是寄生虫病,古代对于寄生虫病的集中论述很多,例如佛教有 “八万户虫”之说,道教持“三尸九虫”之论。 “三尸九虫”源于道教医学,认为人体与三尸九虫相伴相生,如:“人之生也皆寄形于父母胞胎,饱味于五谷精气,是以人之腹中各有三尸九虫为人大害。常以庚申之日上告天帝,以记人之造罪,分毫录奏,欲绝人生籍,灭人禄命,令人速死。”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进入论坛讨论

内容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医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中医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