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驱吓民俗与道教因素及其作用的中医学解释 江南道教

发布时间:2016-11-29 来源:编辑:周兴 作者:中药材

  鬼神观念和鬼神信仰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种突出现象,无论南北皆存在。不过,在南方文化特别是江南民俗中似乎表现得尤为明显。也因此,汉代班固说:“江南地广,……信巫鬼,重淫祀。”到唐朝魏征等作《隋书》时也认为: “江南之俗,火耕水耨,食鱼与稻,以渔猎为业,虽无蓄积之资,然而亦无饥馁。其俗信鬼神,好淫祀。”这种基于历史和地理因素于生活中突出鬼神观念而信仰鬼神的习俗在南方文化中一直传承着,数千年不变,即使在科学发展的今天它仍然存在着,有的甚至渐演变成某种独特民俗。现今流行于江南一带的“驱吓(hè)”可以说正是鬼神信仰下的一种去疾治病的方式。

  一、驱吓民俗的内容、形式与历史

  江南地区,多山多水,山青水绿,生长于此的人们多勤劳简朴、聪慧能干,在与自然不断作斗争的过程中,人们一方面传承着祖祖辈辈所过着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模式,一方面也传承着某些古老的生活习俗,而“驱吓”就江南驱吓民俗与道教因素及其作用在江南地区至今仍然流传着一种“驱吓”的风俗,主要是针对被认为由非人为因素吓着的病人所进行的一种特殊治疗。

  这种治疗方式和道教有着密切关系,可以说是道教为人去疾治病方法演变之结果。事实上,驱吓本身并不能真正医治病人,真正起作用的是在实施驱吓过程中给被吓者提供了某些精神安慰或精神医治,这些都可以从中医理论角度得到解释。驱吓民俗流传已久,一般主要用于小孩、大人在白天或夜晚经过某种活动,或在经过某一特别地方如坟地,或因其他难以说明的原因所造成的身体不适且有了非感冒、癫痫、中毒等疾病所引发的头痛发烧、吐白沫等现象时,在这种情况下就会被认为某人被鬼神所吓,而此鬼神要么被认为是家族中逝去的亲人鬼魂,要么被认为是某个神灵或其他的孤魂野鬼等,于是家人便会选择 “驱吓”这一方式来为其祛除治疗之。

  其方法是:首先让被吓者或病人在一个安静的房内躺着(也可坐着),驱吓人拿一干净的碗盛一碗清水以及三根筷子走到被吓者的身边,用筷子一头蘸一下碗里的水,然后轻轻地触碰一下被吓者或病人的额头,再在距离被吓者面部正前方3-5cm处对着被吓者左画三圆圈右画三圆圈,接着再用蘸过水的筷子那头让被吓者吹一口气,而后再用筷子另一头蘸水,这样反复再做一次。在做这些动作的同时,驱吓人嘴里会念念有词,其大致内容就是对致使被吓者的神或逝去的亲人的魂或别的某个鬼说明,不要再纠缠被吓者,被吓者即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是无意冒犯,因此请求并威吓其迅速离去等之类的话。这样的步骤完成后,驱吓人让被吓者躺下或坐着休息,自己则在房中一较为隐蔽处把碗平放在地上,然后将筷子拢好,极轻微地念着被吓者家族中逝去的亲人和某些鬼神的称号,说一个称呼便将筷子向碗中直直地立下去一次,直到筷子在碗里站立起来。

  而在筷子站立于碗中同时驱吓者嘴里所念到的名字,就是造成被吓者受吓的某个鬼或神了,这样家里的人也就知道是哪个鬼神吓了被吓者。筷子定立于碗中时, “驱吓”主要过程算是基本结束,驱吓人也就可以离开了,留下被吓者独自一人躺在床上休息。不过“驱吓”并没有完全结束,还有扫尾工作要做。那就是一直要等筷子自己倒下去,看它倒向哪个方向,然后家里的父亲或母亲等便抓上一点米和茶叶放进碗里,再拿起筷子连碗里的水一起端到屋外,向筷子倒下去的方向倒掉碗里的水,并说 “XXX,快走啊,别再来了!”或“XXX,走了啊,别再来了!”之类的话,然后回到屋里。

  至此,整个“驱吓”才算是真正结束。经过这样的“驱吓”,一般被吓者也多能在随后的一个小时或几个小时内好转起来,如果还不能好转,第二天再“驱吓”一次。如果三次“驱吓”都不能使被吓者或病人好起来,家里人就会选择其他方式为“病人” 解决问题。与江南祭祀民俗中男性们始终担当主角不一样,驱吓者一般多为村里对这方面比较擅长的且经常给人做类似事的年长女性担任,或家中担任母亲角色的长辈女性为之。其原因可能与年长女性有更多的仁慈、无私、宽容、谨慎、庄重和阅历等有关。当然,驱吓者也有男性尊长为之的,只是不多而已。 “驱吓”并不是驱鬼,它和驱鬼稍有不同。在驱鬼中,人们是以攻击性的手段把所谓的“鬼” 从某个人身上或某个地方赶跑甚至消灭。因而“驱鬼”或是请和尚念经,或是请道士作法,或是用镇鬼的黄符贴在家中某些地方,或是用鲜血或污秽之物泼身或某个地方之类等,各个民族、各个地区方式方法有所不同。当然,也有用祭祀、烧纸钱之类等温和的方式驱赶鬼的。

  而在先秦时期关中地区驱鬼多以土木偶为假想鬼,其法多“刺偶以代刺鬼”,或“埋偶以代埋鬼”,或“食偶以使鬼得到满足”,或“移疾于偶而去人之疾患”,或“焚偶以驱厉鬼”等,这种方法至今在一些地方还存在着。而“驱吓”是以温和的且带有礼节性的方式把人们想象中的造成被吓者的鬼神送走。在驱鬼中,鬼被认为是害人的,是侵略性的,不驱走它就会被认为某个人乃至家庭甚至整个村落都会被带来不幸甚至死亡;而在“驱吓”中,鬼、神被认为只是偶然的或临时性的无意吓着某人或是有求于人,其造成的结果也只主要作用于被吓者个体,于被吓者家人和其他人不发生任何关系,而且这其中不少还被认为是神鬼有意与人亲近的表现。 “驱吓”在江南很早就有,南北朝时期就已非常流行,并传播到北方。譬如梁时陈庆之护送元颢入主洛阳时,在洛期间,“心上急痛,访人解治”,北朝士族杨元慎说他能治。于是: “元慎即口含水噀庆之曰:‘吴人之鬼,住居建康,小作冠帽,短制衣裳,自呼阿侬,语则啊傍。菰稗为飰茗饮作浆,呷啜蒪羹,唼嗍蠏黄。手把豆蔻,口嚼槟榔。乍至中土,思忆本乡。急手速去,还尔丹阳。若其寒门之鬼,□头犹修,網鱼濿鳖,在河之洲。咀嚼麦藕,捃拾鸡头,蛙羹蚌臛,以为膳羞。布袍芒履,倒骑水牛,沅湘江汉,鼓棹遨游。随波遡浪。噞喁沉浮。白苧起舞,扬波发讴。急手速去,还尔扬州。’”陈庆之在洛得病,本应延医问诊,但他却“访人解治”,可见在他看来其所得之病乃是来洛后为鬼神所致,非医药可解,因而希望能在洛阳找到一个能为他驱除被鬼神所带来病痛者,也因此这才有杨元慎所谓的“解治”。

  而杨元慎为陈庆之的“解治”,从其方法和所念之词来看,当是模仿其时流行于南方的解除鬼神给人带来病灾疼痛的方法即“驱吓”,只不过杨元慎并不是真的懂这种方式,他不过是借南方习俗来羞辱陈庆之,以贬损陈庆之先前所谓“魏朝甚盛,犹曰五胡;正朔相承,当在江左”之说,而张扬其所谓“我魏膺籙受图……移风易俗之典,与五帝而并迹” 等。至于杨元慎何以得知南方这种驱吓习俗,史书虽未记载,但由当时诸多南方贵族北迁后被安置于洛阳“归正里”(也叫“吴人坊”)可推知,这当是南方人在北方使用这种生活习俗时为他所见或听说,因而他也就能依葫芦画瓢了。不管怎样,“驱吓”至少在南北朝时已经成为南方一种较为普遍的生活习俗,不论是下层百姓还是上层贵族,当他们认为是鬼神所吓造成身体不适时,就会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这种方式祛除之。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进入论坛讨论

内容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医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中医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