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劲松:中医科学吗——我看纷扰多时的中医论争 蒋劲松

发布时间:2016-12-22 来源:中医之道 作者:网络

 作者简介:
    蒋劲松,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副教授,北京大学科学传播中心兼职研究员。
   1985年华东师范大学生物学学士,
1991清华大学科学技术哲学硕士,
1996年中国人民大学科学技术哲学博士。
1996年起任教于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
主要研究方向为科学哲学以及科学和宗教.
文章来源: 当代健康报(山东,济南)

中医科学吗——我看纷扰多时的中医论争
蒋劲松

坚定地支持中医发展,不仅是对民族优良传统的珍视,更是对科学精神的真正坚持。
多元开放而不是垄断霸道,才是科学精神的题中应有之义。

科学的威信需要用谎言来维护吗
     有位近代史上的伟人,曾经是位西医,在身患肝癌、药石无灵之际,有人劝他尝试一下中医。他不愿意,这不奇怪。也许他能感觉到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没有希望了,也许他信不过中医,不想尝试,也许他像那些得了乳腺癌却不愿手术的人一样害怕折腾受苦,这些都是很正当的理由。他愿意放弃治疗也是他的权利。奇怪的是他的理由,他说:”中国的药品固然也有有效的,诊断的知识却缺如。不能诊断,如何用药?毋须服。”
    而另一位曾经学过西医的大文豪却因此而大为感动,说”人当濒危之际,大抵是什么也肯尝试的,而他对于自己的生命,也仍有这样分明的理智和坚定的意志。”
    莫名其妙的理由,莫名其妙的感动,莫名其妙的“理智”!
    也许是由于病重的缘故吧?显然,这位病人的思路是混乱的。中医当然不能保证将他的晚期肝癌治好,尤其是在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西医已经束手无策之际。他至多能说,中医诊断的思路和话语,无法在西方医学的体系里得到辩护和证明,中医不是西方意义上的近代科学。他也可以说,中医治病也不能百分之百成功(这都是废话,西医也是一样的)。无论如何,他都不能以此来否定他所承认的中医可能将病治好的事实。当然,即使中医能把他的肝癌治好,他仍然能用上述理由不承认中医是科学。然而,中医是不是“科学”,与中医能否治疗疾病,毫无关系。假如他的目标真是要治疗疾病,恢复健康,他拒绝中医治疗的那些理由就很荒唐。
    除非他有个更加”高尚”而”令人感动”的目标,那就是不惜个人的生命和健康,一心一意地捍卫”科学”的声誉,防止中医”借机”坐大。我们不禁要问:科学难道不是为人服务的吗?难道我们必须要做科学的奴隶吗?
    还有两位鼎鼎大名的历史学家梁启超和胡适的举动也颇堪玩味。当时国内最好的西医机构协和医院出了医疗事故,误割了梁启超健康的肾脏。而胡适一向蔑视和攻击的中医,却治好了他的疾病。结果,两位强调科学精神的历史学家,却不约而同地都对此采取了隐瞒和否认的态度,其动机都是担心国人因此而排斥西医,怀疑科学。中国人民大学张鸣教授肯定他们不以”个体案例否定全体”,不因个人的经历而否定西医和科学,这是对的,是符合科学精神的。
    然而,事情还有另外一面,难道就能以全体来否定个案了吗?科学的威信需要用谎言来维护吗?在肯定科学价值的同时,这些以科学精神自任的学界领袖们,为何在这些个体案例上不敢承认西医的不足和中医的疗效?显然,这些近代的名人们在中西医问题上,深受唯科学主义的影响,并不真正理解科学精神,误将科学当作不可怀疑和批判的神圣教条顶礼膜拜,甚至不惜隐瞒真相。在这样的思想领袖的误导之下,今天许多中国人没有成为科学精神的主人,反而变成了缺乏怀疑和批判精神的”科奴”。这是科学的异化,它是传统思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现代表现,违背了科学精神。

排斥中医是以”科学”的名义侵害民众权益
  纷扰多时的中医争论主要纠缠在中医是否科学的问题上。其实,究竟把中医称作科学、东方科学还是伪科学,与务实的老百姓并无多大关系,那不过是如何定义科学的修辞学问题,关键还是疗效问题。其实,西方学界一般也并不把医学视为科学。20世纪科学哲学的发展,使人们认识到,不仅具体的科学知识都是可错的,也不存在可以保证科学必然优越于非科学实践传统的所谓”科学方法”。而科学社会学则更深刻地揭示了科学与人类其他实践活动一样,都是社会建构的产物,并不是中立于文化的绝对标杆。另一方面,科学之外的医疗实践也常常能有效治疗疾病。既然是否”科学”与是否有效二者之间并无必然关系,将近代实验科学作为真理的惟一标准来裁判中医,就不过是唯科学主义的偏见而已,缺乏学理依据。
  中医作为历史悠久的治疗传统,效果早已经为人们日常实践所验证,为民众所严重依赖,草根阶层更是迫切需要。因此,对中医采取什么样的政策,绝不仅仅是纯粹学术探讨的事,它涉及民众的切身利益,必须要认真聆听民众的声音。
  从医疗市场的角度而言,中医是和西医相互补充、竞争的保健与医疗提供者。中医的命运应该由消费者的市场行为决定。如果中医果然有害无益,市场自然会将其淘汰。以所谓”科学”的名义排斥中医,不仅仅侵害了中医从业人员的权利,更是无端侵害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利。诺贝尔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是美国著名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他就曾对美国医疗市场上排斥或歧视替代医疗传统的做法提出过激烈的批评。他在经济学名著《资本主义与自由》中指出,对医疗业务施加限制,只允许按照流行的正统做法来垄断医疗市场,必然会减少进行医疗试验的数量,从而减缓了医学知识的发展速度,提高了医疗保健的市场价格。这是在侵害患者的合法权益。

垄断霸道是“伪科学精神”
    众所瞩目的中医论争,也是各类名人展现自身素质的大舞台。某些名人借明星不幸逝世的个案来炒作生事的恶俗之举,不仅受到广大网民的激烈抨击,也被有关部门斥为无德,不提也罢。倒是著名西医凌峰力挺中医,值得我们深思。
    作为神经外科的权威人士,凌峰女士在长期救死扶伤的医疗实践中,深刻地体会到了中西医结合给病人带来的好处。所以,她胸怀宽广,没有门户之见,不排斥中医,真正从病人的利益出发,实事求是,是坚持科学精神的楷模。
    而某些唯科学主义者则不然,他们宣称只有近代科学才是衡量一切知识的标准,将中医当作伪科学来打击。这实际上是把唯科学主义冒充为科学精神,可以说他们是在宣传一种”伪科学精神”。毕竟,多元开放而不是垄断霸道,才是科学精神的题中应有之义。
    与唯科学主义者截然相反,国内的一些”科学文化人”坚持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统一,坚持多元文化观。他们认为,今天我们通常所说的现代科学,其实也只是无数地方性知识中的一种。因此,必须充分尊重不同文化的价值,对非主流观点敞开发言渠道,尊重科学之外的文化形式。要紧的不是如何才能消除歧见,而是如何才能地丰富人类的思想存量,保全和发展人类文化的多样性。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进入论坛讨论

内容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医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中医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