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相对于西医的优势:功能整体学说

发布时间:2013-05-12 来源:中医园 作者:hpc

在基因组学,遗传学,分子生物学,免疫学,等等等等的新学科逐渐兴起的年代,中医理论是越来越落后?还是有它可取之处?
一个老人家因为患高血压病、糖尿病,当然是西医检查诊断出来的,结果每天需要服抗高血压药、抗糖尿病药;因为年龄比较大,这些因为又产生副作用,不得不增加抗副作用的药物;另外西医为了表示关怀,还增加了一些维生素类辅助药物,好心的人还开了一点中成药、保健品类药物。结果老人家每天早中晚都是吃了一大把药物,每种药物都按照药物清单数清楚后再吃,害怕吃错了,吃药成为老人家一个严重的心理负担。他遇到一个高明的老中医,结果出乎意料,改成每天吃上一付中药,效果不错,大大减少每天小心翼翼吃西药的麻烦,费用也省了不少。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核心还是中医与西医的医学思维之差别。在西医的思维看,检查出有某疾病,就使用相应的某药物治疗。二种疾病,当然就需要二种以上的药物治疗。出现副作用,当然又需要增加其他药物治疗,看起来非常简单科学。素不知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患者服药的麻烦与费用。而中医却不是这样的思维,经过辩证的整体思维,一付中药解决了多个疾病的治疗问题,而且避免那些副作用。更重要的是,中医药不仅强调治疗,更重要的强化调理,使人达到阴阳平衡。
中医药的发展确实遇到不少问题,但是深层次问题促进我们思考,在中医与西医结合中,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存在竞争。在竞争中,中医药需要发挥比较优势。慢性病、多种疾病、疾病初期等情况下,中医药都可以发挥优势。在某些情况下,药物费用,方便程度也存在比较优势。随着社会发展,疾病谱的变化,中医药的比较优势将可以得到进一步的发挥。 西医运用开箱法,将身体一层层打开,由解剖到组织、细胞、染色体、基因,由大而小,因此西医符合自然科学的研究方式。中医则运用黑箱法,将各种不同刺激所得的种种反应加以综合推理,得到系统化的概念,类似物理学研究复杂的电路,是系统学的方式。换言之,西医是微观的,中医是宏观的。
西医或者西方科学家以分析擅长,他们把学科分得很细,而且是“眼见为实”,以结构描述为主。所以我们学西医都是从解剖学,组织胚胎学,病理学,诊断学等形态入手的。
中医或者中国的科学家则以综合为强项,我们很善于归纳,可以是“包罗万象”,以功能解释为主。所以我们学中医都是从阴阳五行的平衡和相生相克,心肾肝脾肺的功能讲起。
以分析和结构为主的西医有一个弱点,就是对那些看不见(包括现在还看不见)的东西不加解释,也不加应用。这看上去是对科学理念的尊重,可是当一个跨领域新发现出现的时候,常常是整个理论都有被推翻的危险。
以归纳和功能为主的中医也有一个缺点,就是需要我们在没有看到足够多的(结构)证据以前就相信其大而全的理论,期待将来的科学发明能够“填补”今天的空白。比如气,经脉的存在等。
有看得见的结构支撑,西医很容易让人相信;缺少看得见的东西,中医很容易让人放弃。
作 为科学家,我们应该养成一个不偏不倚的习惯,在感情上对科学争论保持中立,不去“站队”,冷静观察。因为科学是在时间长轴上逐渐演化着的,现在还很幼稚, 还有很多未知数,给以时间,所有事情都会漫漫清楚的。站队声援任何一方都仅仅对(寿命有限的)自己有利,对整个科学的发展不见得有益。
那么,回到本博客的主题,在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中医理论和实践是否还有强于西医的地方?
答案是有,而且还有很多。
因为中医不是以结构为主的,所以中医所说的人,就不是现代西医所描述的纯人(参考“原来人真的不是人 ”),所谓纯人,就是单单考虑父母遗传基因的贡献,不考虑人身上寄生着的菌群。换句话说,中医可以不用对其理论进行大规模的修改,就能容纳“肠道菌群是人体功能的一部分”这个概念。可是对西医而言,把肠道菌群当作“人体结构的一部分”则需要一个概念革命。说人的基因组大概两万多个基因,而肠道菌群的基因组加起来却有三百多万个基因。
 西医对人体和疾病的认识,是从生理和病理解剖出发的,西医重实体,重形态,近百年来,更借助于现代仪器的发明,从器官、组织一直认识到细胞、基因,微观的认识论几乎登峰造极。因此,西医重视检测指标,注重疾病的病因和结果。中医对人体和疾病的了解,建立在对生命活体的考察之上,中医重结构,重功能,通过望闻问切,面对面地收集患者体内发出的动态信息,由于重视个体差异、气候环境、心理因素对于发病的影响,中医才有因人、因时、因地治宜的临床要求,才有“辨证论治”的思维方法。因此,中医重视证候表现,注重疾病的过程和趋势。由于不同的文化背景和不同的方法论,导致中、西医形成了各自不同的特点、优势和不足。
  由于医学并非如同数学、物理那样的纯自然科学,不能完全用微观的、静态的、割裂的、局部的、分析的方法研究,医学研究的对象是活的生命规律和疾病规律,故医学必然是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结合,是医学、技术、经验三者的结合。因而不论是西医还是中医,其本身都不是完美的科学,都存在缺陷,有的疾病用西医治疗效果好,有的疾病用中医治疗效果好,有的疾病西医与中医共同治疗效果好,因此,不要轻易否定一件事情,也不要轻易肯定一件事情,要善于取长补短才是明智之举。

改变信仰体系是很消耗社会资源的事。让一群科学家放弃一辈子的知识积累,去拥抱一个全新的概念,就好比让一个信佛信了一辈子的人放弃他的信仰一样困难。
现在,中医有了一个长足发展的机遇,因为面对肠道菌群这个异体结构会有一个“信仰危机”,西医需要时间去消化,需要去把新的结构理论整合到现有的理论体系里面去。就好比有了量子力学,牛顿的经典力学需要被重新认识和评估一样。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抓住这个机遇,让中医有一个更大的进步?
我觉得,中医中药可以很快地把“肠道(皮肤)菌群和人同为一体”这个理念应用起来。中药不同于西药,就是它不是小分子的,单分子的结构药。西医的药需要把结构搞清楚,需要把药物作用的靶点搞明白,而那些作用的靶点通常是人体的某个蛋白。所以西医的药物可以说是忽略了肠道菌群的存在,所以可以经脉给药,直接进入体内和人体蛋白靶点结合发生药理作用。
中医的方剂很难把“有效分子”的结构搞懂,而且通过口服,首先作用于肠道菌群。所以,中药的靶点很可能就是通过调理肠道菌群的平衡,间接地调节人体内部的(免疫)功能。
以结构为主的西医,面对成百上千的肠道菌群基因组,会有一个细细追究的过程;而以功能为主的中医,则可以顺理成章地进入状态,把长处淋漓发挥出来。
中医现在缺少的不是理论(从来就不缺),需要的是利用西方的现代(高通量测序)技术来充实内容。免疫组库,肠道菌群,蛋白组学,代谢组学等等高通量方法是中医发展的难得机遇,因为通过这些技术可以为功能决定论提供可信的证据。
不过,中国的科学家要学会使用这些工具,用西方人比较严谨的实验(对照)设计,统计方法,和逻辑思维来对这些高通量方法产生出来的数据进行耐心的分析。
把中医的特色发挥出来,就不要用高通量的办法去看“纯人”的变化。那是西医的专利和长处。中医,就需要把人当作一个功能整体,把人的基因组和菌群基因组及其他们的综合表型当作一个整体来看。
在高通量技术产生以前,经过肠道起作用的中药很难研究:靶点不清,缺少生物标记物(biomarker), 没有衡量标准。可是在“组学”猖狂的今天,通过免疫组库和菌群测序这类的组合拳,我们完全可以对中药的作用做出更准确的描述。
在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中医的理论是有优势的。在一片批判中医“空洞”理论的声音中,我们不妨冷静地考虑一下它的长处。然后,用西方技术的“长”,来补中医理论之“短”。

 进入论坛讨论

内容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医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中医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 })();